错错呆萌

面具(3)

第三章:昼短冬日长

不二十分配合手冢与乾的检查,手冢一边曲起他的双腿按压腰侧肌肉,一边询问他是否有触感。乾贞治则拿出笔记本记下因为脊髓损伤可能导致的一系列并发症,一项项询问不二是否患有或是曾经患有。

不二事后与乾说起替他初检这件事,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虽然手冢是个十分值得信赖的医生,他作为病人也十分了解脑外科与神经科攸关性命,但是手冢那张全程面瘫的脸,让他深深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不治之症,第二天就要go die。

乾虽然没说话,却在心里呵呵一笑,你这种程度也和不治之症差不多了。

后来他们的谈话不知怎么地就传到了手冢那里,他在晚餐时刻一丝不苟地询问不二是否对他的治疗有意见,如果他愿意的话,可以对他提出建议,一旦可行他会立即进行相应调整。

不二难得吃瘪,思维敏捷的他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他看见手冢那张缺乏表情的脸就头疼,难不成要他也一本正经地跟手冢说那是开玩笑,请别在意!或者是假装不在意地寥寥数语带过?可问题是,以手冢的性格,前者他肯定不信,后者他肯定认为是敷衍。

不二头痛扶额,以前的手冢没这么难对付啊!

不二抱着头当缩头乌龟,哼哼唧唧了半天,手冢却依然一副耐心十足地等待着他的答复,最后还是白石的电话拯救了不二,让手冢虽然疑惑不解,但暂时放过了他。

娜娜好笑地望着比平常活泼了一些的不二,那微微嘟嘴抱怨的表情,还有一紧张就喜欢揉乱头发的行为,怎么看都是傲娇紧张的表现。龙马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微微翘起嘴角与娜娜对视一眼,两个人十分默契地埋下头消灭盘里的食物,然后快速离开。

晚上九点,手冢来到练功房,而迹部已经换好了短裤背心正在热身,陪练的是皇家警卫营的首席教官平等院凤凰。

迹部的拳法还是一如既往地凌厉狠绝,他成年那天只身前往皇家猎场,赤手空拳打晕了一只黑豹,后来被他派人运回皇宫圈养起来当了宠物,如今已没有了攻击性,每天常做的事情就是在城堡的草地上和猎犬彼得躺着晒太阳和梳理毛发。

手冢的到来让迹部与平等院都停下来,后者朝他行了一个躬身礼就很自觉地退出去。迹部打了一个响指,偌大的练功房只剩下他和手冢两个人。

手冢将毛巾递给迹部擦汗,后者接过之后上下打量了他的身形,以一种非常挑剔的口气对他说:“这几年你大意了。”

手冢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回答:“啊!运动比较少。”

迹部抱着手臂,似笑非笑地斜睨了他一眼,抛下毛巾:“较量一下?”

手冢点头,先到墙角拉筋,然后走到房间正中央摆出起势,迹部没有跟他客气,一拳挥过来。手冢避开直击面门的一拳,右勾拳挥向迹部的下颌骨,也被后者侧身避开。如果说刚才的过招只是初见时的试探,接下来才算是真真正正的较量。

迹部抬起右腿踢过来,逼得手冢后退一步,然后以其为中轴转身划弧后踢左腿成功震开了双手挡十字的手冢。手冢飞快稳住身形,向前一步下蹲,曲起手肘,佯装以肘关节攻击迹部的腹部,逼得迹部伸出左手成刀状劈向手冢后颈,却被左手力量大于右手的手冢擒住手腕背身推出去。

两人随后飞快地过了十几招,迹部却突然后退两步助跑,身形突然拔高,用尽全身力气将手冢踹倒在地,趁着他怔忪之际,坐在他的腿上双手握拳毫无章法地往他脸上招呼,手冢放弃了防御,也握拳迎上,毫不留情地猛击迹部的面门,局面变成了二人互殴,两人凭借格雷西柔术的巧劲,一直撕扯着从房间中央翻滚到墙角,直至双方都筋疲力尽地躺倒在地。

迹部艰难地将自己摊开成一个大字形,望着屋顶的琉璃水晶灯大口喘气,突然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用手背擦了一下流血的嘴角,翻身侧躺,垫着头气息不稳地说:“手冢把你打到趴下真解气。”

手冢的头发完全凌乱地不成形,光从外形上判断,他的伤势确实比迹部重一些。

他以五指成梳子状,将头发拨到脑后,眯着眼睛,然后咽下一口血水,喉间划过淡淡的血腥味,因为太兴奋而导致咽喉处毛细血管破裂,但他声音依旧冷淡自持:“那么,恭喜你。”

两个人爬起来简单地进行了包扎清理,便曲腿靠在墙边。迹部摸出烟盒递了一只烟给手冢,自己也含了一根。吞云吐雾之间,迹部忽然转向他,声音有运动过后的沙哑,却十分坚持有力:“手冢国光,我原谅你了!”

原谅你的背叛,原谅你的不告而别,因为我也曾经带给你致命的伤害,现在我们扯平了,我也想明白了,但我们永远回不到从前了。

当年袭击他们的人,却全部被他未经法院审判就投入隔离的精神病院,现在死的死疯的疯,已经所剩无几。

迹部曾经无论辗转多少个夜晚都无法想明白的一件事,手冢国光为什么离开?即便他后来为了平息自己怒火下令焚毁了许多民主著作,却依旧没有在国内实行舆论管控,那些举着所谓民主旗帜的投机者们依然可以在皇宫前示威,骂他是暴君,也可以在报纸上将皇帝及其走狗骂得狗血淋头,不禁止的同时也带给他们许多被袭击的危险。

迹部自认为是个头脑清晰的皇帝,他从小深知国家内部有许多不合理的政策与腐败现象,但是他有一众信任的下属兼朋友,他们在一起可以改变它们。然而他所有的期望在手冢的不告而别之后化为泡沫,迹部只记得他离开时古井无波的眼神,不二的崩溃,以及自己的愤恨。

“手冢对许多人来说都是独一无二的。”彼时不二刚刚走出伤病与手冢离开带来的阴影,在两个人仿佛患了一段时间的失语症之后终于能够坦然地说起手冢国光这个名字以及他离开的原因。

“他无法抛弃血亲家族的羁绊,也无法说服自己坦然接受所谓的DIVINE,他会暂时离开,也会不断探索,直到他终于找到解决方法,然后回归。”

对于不二而言,伤痛和迹部一样深刻。他的爱人手冢国光,因为爆炸袭击而导致头外伤颅内血肿,醒来时已经完完全全忘记了不二以及他们的爱情。

天才不二也有不甘心的时候,他装作一次次与他偶遇,一次次留下痕迹,却最终绝望。

后来不二自嘲,大魔王的克星是手冢国光。

迹部摁灭指尖的香烟,离去之后又折返,他低头俯视他的兄长,然后蹲下来抱住他的脖子,向小时候一样,从他身上汲取温暖和力量。

“请你无论如何都要治好周助,这样你才不会后悔。”

然后高傲地离开,只留下手冢一个人扶着墙站起来戴上眼镜。

不二周助吗?还是和五年前一样有趣呢。


评论